东方玉子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美男与野兽 楔子

△童话改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商人准备出门作长途旅行,他有一个女儿和一个漂亮的小儿子。


出门前,他问了自己的女儿和漂亮的小儿子想要自己给他们带什么礼物回来。


“我想要漂亮的衣裳和美丽的珠宝!”女孩高兴地说道。


“父亲,如果可以的话请您给我带回一颗星星制成的糖和一枝纯白的玫瑰。”


当时正是寒冬时节,要找到玫瑰简直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是在这个名叫红玫瑰之国的国度,而真正的星星糖也只能在遥远的繁星国才能找寻得到。


商人知道小儿子对白玫瑰与糖果情有独钟,且他永远无法拒绝这个漂亮孩子的请求。所以他还是答应了小儿子尽自己的一切努力为他带一罐星星制成的糖果和一枝纯白的玫瑰回来。


出发前,他亲吻了女儿与小儿子的脸颊。


在前往鎏金湾的途中,他遇到了一个刚从繁星国回来的吟游诗人,好不容易从吟游诗人那讨得了几颗星星制成的糖果,他把糖果放进精美的玻璃糖罐里。


当商人返程回家时,他买回了女儿想要的衣裳和珠宝。可是不管他到哪个地方,想要帮小儿子买白玫瑰却是白费力气。他去到了能够去到的每一个花园,那些人却嘲弄他不懂花朵,也不懂这片土地。


在这个国度里,白玫瑰几乎绝迹,据说是很久以前,有一位深爱白玫瑰的皇后死了,国王找来了全国的白玫瑰为她陪葬,并再不许任何人种植白玫瑰。


多年以后,这条禁令早已被废除,可白玫瑰似乎已经被人们遗忘了,只存在于泛黄的古老话本之中。


被嘲弄的商人很伤心,但为了给心爱的小儿子找到玫瑰,他并不在乎。心里仍想着回去至少要给他带点什么东西。


走着走着,他来到了一座美丽的城堡,城堡被大片的白玫瑰花园围绕着,一边是温暖的春季,另一边却是白雪皑皑的冬季。一半的玫瑰还沾着未散去的露水,另一半的花瓣上落满了白雪。


商人向前走去,摘下了一支白玫瑰,刚想在花朵上放上一枚金币,就看到了一只凶猛的狮子跳了出来朝他说道:“无论是谁想偷摘我的玫瑰花,我都要吃掉他。”


商人吓坏了,他战战兢兢地问到:“抱歉我不知道这座花园是属于你的,那么请问有什么办法能救我一命吗。”


狮子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除非你把回到家后见到的第一个东西送给我。如果你同意这个条件我就放你走。”




晦暗

一个脑洞。


sha人犯灵x小偷洋

抢劫犯岳x跟班凡



沾满鲜血的少年跪坐地上,双手捧住脸颊,放声地哭喊,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对不起。 



窗外的暴雨冲刷着一切,一声惊雷惊醒了少年,他慌张地朝门外逃去,倾盆的雨水泼在他的身上,身上的血迹被雨水裹挟到地面,跟着水流一路蜿蜒。 



刚刚得手的小偷先生正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在雨中行走,巨大的男士伞依旧挡不住雨水的攻势,他的裤子和鞋子都湿透了,裤子紧紧地贴在腿上,每走一步路便带起一层低矮的浪花,他感觉糟糕透了。 



这个城市的排水系统太糟糕了,他想。 



抢劫犯先生和他的跟班在有巨大落地窗的公寓里清点白天的战果,他餮足地看着红色的钞票和红色的女士包,里面装着证件和一些他说不出牌子的化妆品。 



跟班先生直勾勾地盯着他的老大,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欲望。抢劫犯先生察觉到了他的视线,双手搂上大跟班的脖颈,他们唇齿相依,他们唇舌交缠。在巨大的黑幕和昏黄的灯光之下。 



窗帘被轻轻拉上。 


夜,开始了。 





悠长夏日


01


车轮碾过挤满积水的坑洼,宽大的校服被风灌满。在老旧的居民区里,骑着黄色自行车的少年穿行而过,最后停留在一颗老枇杷树下,对着面前老房子的二楼叫喊。

 

“李振洋!” 


这一声喊得响亮,连周围的鸡都被吓得四散逃窜。 


“诶,来了!” 


成年人将身子探出窗外,再转身沓垃着拖慢悠悠地下楼,出门前换上了一双白色的帆布鞋。 


“你快点,要迟到了!” 


李英超催促着,李振洋扶上车把,转身对着李英超说道,哥哥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极速飞车。 


他微微扬起下巴,神情是带着三分炫耀的得意,像只开了屏的孔雀。 


李英超一脸信你才有鬼的表情,却还是乖乖坐上后座,搂起他的腰。 


02


李振洋载着他飞驰过雨后充满水腥味长街,穿过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和一秒之差便要亮起的红灯。 


踩着清晨的第一道铃声,他们还是进入了校门。响起的铃声并不打算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李振洋让李英超先去教室,自己把车停到车棚。 


此时的车棚哪还有什么空位,李振洋只得在那一小块圈起来的地的大榕树下再添上一辆车。 


李英超进到教室的那一瞬间,第二道铃声刚好响完。在新班主任的注视下,他飞奔进教室,经过时带起一阵风。 


拉开凳子重重地坐下,粗粗地喘着气。 



03


早上的第一节是政治课,老师在讲台上喋喋不休,讲那些堂皇又枯燥的内容,总结下来不过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李英超趴在课桌上,笔尖一下一下地点着桌面。他在发呆,又或者说他在想,想兔子洞下的奇幻世界,想小卖部五毛钱一支的徐福记草莓味棒棒糖,想他洋哥。 


悦耳的铃声响起,瘦削的女教师有些不平地抱着教案走出教室。 


后桌的男生约李英超去厕所,他摇摇头,说不了。然后从抽屉里抽出一本《霍乱时期的爱情》,翻开,中间夹着李振洋在13岁那年送给他的玫瑰花书签,纯银的,花了当时李振洋一个月的零花钱。 



“安全感、和谐和幸福,这些东西一旦相加,或许看似爱情,也几乎等于爱情。但他们终究不是爱情。 ” 

 

李英超合上书,继续趴在桌子上,想昨天发下的89分测试卷,想在下雨的马孔多,想放学。 

 

上课铃又响了。 


秦姐抱着一捧新的物理测试卷踩着红色高跟鞋哒哒哒地走了进来。 

 

物理测验,没劲,李英超心想。 

 

李英超的文科一直不错,但理科就是提不上去,倒也没多差,就是一直在及格线附近徘徊。有时候高兴了,上个七十分也不是没可能,但若是哪天糖没了、李振洋惹了他了让他心情不悦,40分都有可能。 

 

04

 

广播里循环了无数次的《北京东路的日子》再次响起,老刘宣布下课的话音刚落,李英超抓起书包便朝高三的教学楼奔去。 

 

他到李振洋教室门前的时候,他们班的语文老师还在喋喋不休。 

 

李英超就从窗子那朝里面盯,李振洋坐在第二排第二组的第三桌,三人座的座位,李振洋坐在靠走廊的这一侧。 

 

墙上的钟缓慢地行走着,分针由3划到4,那位语文老师终于肯放了人。 

 

李振洋整理好上课时用的笔记,摘下金边的圆框眼镜,收进木质的眼镜盒里。 

 

李振洋矫情,眼镜盒非要木质的,说如果不是这样就配不上他的金丝眼镜,还要拉着李英超陪他一起找,那天他们跑遍了城里的每一家眼镜店和精品店,终于在一个老爷爷开的杂物店里找到了。 

 

说是杂物店其实也不是,只是卖的东西种类跨度比较大,都是些老旧玩意儿。 

 

李振洋也喜欢这些玩意儿,时不时便来这边逛上一逛,这么一来二去的,倒和老板结了个忘年交。 

 

05

 

李振洋走出教室,看到小孩盯着自己的大眼珠子,忍不住上手对着小孩蓬松的头发摸了一把。 

 

“等久了吧。”李振洋的声音磁性又低软,带着三分歉意,又像是带了三分笑意。 

 

“哼,你也知道!”李英超故作嗔怪道。

 

“都是语文老师的错,让我们小弟久等。”李振洋知道他在演戏,却也配合。 


“走吧,洋哥带你回家。”李振洋大手一伸揽上李英超的肩。李英超讨到了巧,便乖乖跟着他走,任由他把一半的重量压在自己身上。 


天难得地放了晴,榕树下的自行车干干净净,路面的积水也被晒干了大半。

 

两个人并排走着,李振洋把车推出了校门。李英超坐上后座,等着他的哥哥载他回家。李振洋啧了一声,上了车。 


他带着李英超绕了一条有滑坡的小道,在李英超的尖叫声中放开了车把,自行车一路向前奔去,仿佛这个看似永远不会结束的悠长夏日。 






我在寻觅

一支候鸟飞过青空落下的羽毛

我在寻觅

一阵秋风吹过果林裹挟的甜香

我在寻觅

你的足迹

太阳是如此美好,它让云彩染上颜色。

今天的云真可爱,像狐狸追赶月亮,每天的云都很可爱。

【洋灵】


他看见少年的脸氤氲在雾中,朦朦胧胧。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少年的脸庞,却只抓到一手的湿气。李振洋从梦中惊醒。自从床头上挂了少年送他的两张捕梦网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噩梦脸。他起身打开床头的灯,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驱散浓稠的黑暗。他在床上呆坐了几秒,起身下床,撑着墙壁走到少年的房间。被子是凉的,平日喜欢窝在上面的小团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躺倒在少年曾经睡着的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深吸一口气。上面残留着少年未散的气息。这是少年走的第二天。

打开抽屉,是一袋开了的,只剩下一半的草莓糖。这是少年留下的,吃了一半的。他拿出一颗放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在口中打转,他不禁蹙了蹙眉。这是少年最爱的味道。

教师洋x高中生灵

少年的桌上放着一本橘黄色的笔记本,他看不清笔记本的封面上画着什么。

他走过去,窗帘被一阵裹挟着桂花香气的八月的风给掀开了,也掀开了少年的笔记本。笔记本的内页里有一个写上了,又被一杠杠胡乱划掉的名字,仔细端详依稀可以辨认出三个字——“李振洋”。

我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核桃回来了quq

皮皮糖它还在害人:

我们的核桃回来了!!!大家快来一扣一波666加关注!!!


言以性真:



这件事情闹得真的有点大,说老实话,我现在心里面特别不好受,你们那不要去找那个人的麻烦了,他根本就不是让我退圈的理由,我觉得他的道歉,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我不是因为他而退圈,那个让我退圈的,她已经删号了,大家也不要去追究了。
有时间跟他们撕逼,还不如来陪我聊聊天


仿佛要将漫天星辰揉碎了,尽数融进那人的眸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