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玉子

纵横正有凌云笔,俯仰随人亦可怜。

我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核桃回来了quq

皮皮糖它还在害人:

我们的核桃回来了!!!大家快来一扣一波666加关注!!!


言以性真:



这件事情闹得真的有点大,说老实话,我现在心里面特别不好受,你们那不要去找那个人的麻烦了,他根本就不是让我退圈的理由,我觉得他的道歉,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我不是因为他而退圈,那个让我退圈的,她已经删号了,大家也不要去追究了。
有时间跟他们撕逼,还不如来陪我聊聊天


夏夜,清风裹挟着最后一丝的暑气吹过。老槐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混杂着令人心烦的蝉鸣与远处稻田传来的几声蛙声。几个小孩儿围在树下互相讲鬼故事。

“嘘,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吧。”吴婆拿着一盏煤油灯向孩子们走来。知道有故事可听,孩子们便将吴婆团团围住。

“从前有一个女孩叫兮雨,但是大家都把她唤作杠精。因为她平日随身携带着一根杠杆,遇到看不顺眼的东西便忍不住去杠。她以逻辑混乱的话语作为支点,立志要杠掉所有自己看不顺眼的东西。她看到一颗美丽的宝石,觉得那颗宝石过分耀眼,蒙蔽了她的双眼,便把那颗宝石给杠掉了,且洋洋自得地自称为宝石批判家。喜爱这颗宝石的人过来找她理论,却发现她的话语毫无逻辑,便忍不住发笑。她气急败坏地将喜爱这颗宝石的人称为‘不懂真正宝石的愚人’,过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哄笑声也越来越大。她认为人们都是愚昧的,她为无人能理解自己而感到烦闷,只得独自走回家去。途中看到一座大山,便向大山倾诉自己的烦恼。可是山怎么会回应人呢?她迟迟等不到大山的回应 ,便觉得连这座山都不待见她,心中气恼,拿起杠杆便要杠这座山。可是山哪有这么好杠,她杠了许久也不见这山有一丝一毫的挪动。急了便坐在山脚下哭。天空忽然下起暴雨,可她却仍坐在山脚下哭,最后竟被雨水冲下的滚石给活生生砸死了。”

仿佛要将漫天星辰揉碎了,尽数融进那人的眸里。

我们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在内蒙古的草原上驰骋,有茂茂草丰,有牛羊成群。白天唱一支悠扬的牧歌,晚上对着月亮长嚎。一起靠在草地上,抬眼是璀璨星河,身旁是你。

我们会躺在草地上拥吻,就像奥利弗与埃利奥在古墙上的那个吻,激烈而缠绵。你会捞起我的衣服,双手摩挲我的腰肢,而我会用用腿蹭蹭你的胯下,但我们不会做。

我们相拥而眠。

第二天你会参加在这个节日里才会举行的射击大赛,奖品是一壶烈酒,一壶独属于这片草原的烈酒。

在上场前,你会对我说,“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用笃定的语气,像蒋丞那样。

“这算是求婚吗?”我问。

“或许吧。”你答。

在你上场的时候,我偷偷跑去卖酒的商店,买了一壶同样的酒,像顾飞那样。当然,我并不担心你赢不到这壶酒。

我没有看到你拉弓的样子,但是,我想那一定很帅。

果然,你把酒赢了回来。

看到我手里拎着的酒壶,你笑了笑,问我:“这算是嫁妆吗?”

“或许吧。”我答。

“现在喝?”你提议。

“好。”我同意。

我们的手臂交缠在一起,不需言语,这是我们之间特有的默契。另一只手打开自己的酒壶,然后豪饮一大
口,不在乎酒是否滑落到衣间,滴溅于地面。

我想我有点醉了,我想象我们在万神殿附近的鹿角咖啡馆点上一大杯咖啡,而后辗转至附近的一家酒吧。因为那儿有罗马最棒的啤酒。你想要一杯马提尼,美国的马提尼。你问我想要什么酒,我说,随意。

“麻烦来两杯马提尼。”你对应侍生说。

我们听着对桌唱起的意大利小歌谣,啜饮自己手中的马提尼。这场狂欢将进行至深夜。

之后我又喝了一杯威士忌和半杯的杜松子酒,我醉得很厉害,须在你的搀扶下行走。但我不会吐,更不会在帕斯奎诺雕像前吐。

月亮唱着来自故乡的歌谣,星星在轻轻和。

置顶

大噶好,这儿是玉子/沈念青

万年坑王+严重拖延症患者

杂食党

目前主食all叶/也青/巍澜/朱白

白月光是《渣反》,朱砂痣是《撒野》

●不吃忘羡
●讨厌ky

像是帘卷西风的愁肠,落了满湖星光,最后融进那柔柔的月色里。

他们将未说出口的情愫藏进时间的罅隙里,而后各自天涯,相互牵挂。

西边的残阳染红了一片云彩,我伸手挽住那快枯死的晚霞。

揪狐狸尾巴

“老王,帮我拿一下本子,封面是狐狸的那本。”诸葛青躺在床上对王也说道。


“你哪本本子封面不是狐狸,蓝色这本是吧。”王也调笑道。懒散地撑起身子,将蓝色的本子从纯白的桌面上拿起,递给诸葛青。


“对。”诸葛青左手握住床铺的白色围栏,右手接过王也递来的本子,身子往下探。细长的辫子从肩上滑下,发尾扑在王也的鼻子上,惹得他忍不住打了隔喷嚏。幸亏王也及时地捂住了口鼻,不然又要受到来自诸葛青的谴责。


“老青,收好你的辫子。”王也揉了揉鼻子说道。听了这话,诸葛青本想收回辫子的手停住了,故意晃了晃脑袋,让辫子再在王也的鼻子上轻轻挠这么几下。看着眼前晃荡的一尾青色,王也忍不住伸手揪了一下。


“王也!!!”
“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