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玉子

哪个少年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我在寻觅

一支候鸟飞过青空落下的羽毛

我在寻觅

一阵秋风吹过果林裹挟的甜香

我在寻觅

你的足迹

逐光

       

李英超第一次见到李振洋是在一座充斥着写字的沙沙声间杂不时发出的翻页声的午后的图书馆。如多数言情小说的开头,李振洋的资料被风扇转动出的微风给掀起,滑落到地面上。他抱着几本练习册和一本夹着书签的《百年孤独》朝门外走去,一张写着各种他看不懂的专业术语的纸张被吹到的的脚边,他把手里抱着的书本摁进怀里,付下身子捡起那片纸张,抬眼,看见李振洋笑着的眼。

“谢谢。”带着磁性和三分笑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他看见从巨大落地窗外洒落进的阳光打在李振洋的脸上,李振洋似是被炫目的阳光所刺到,眼睛微微眯起,唇角眉梢带笑。

他觉得自己的心跳像是被打乱掉的钢琴曲,在胸腔里肆意地鼓动,在耳畔噪杂地喧嚣。

他想,他爱上了眼前的男人。

他甚至不知道对方的姓名,秉性。可喜欢从来蛮横而不讲道理,来势汹汹直要把人淹没。


         

太阳是如此美好,它让云彩染上颜色。

今天的云真可爱,像狐狸追赶月亮,每天的云都很可爱。

【洋灵】


他看见少年的脸氤氲在雾中,朦朦胧胧。他伸出手,想要摸一摸少年的脸庞,却只抓到一手的湿气。李振洋从梦中惊醒。自从床头上挂了少年送他的两张捕梦网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再做过噩梦脸。他起身打开床头的灯,昏黄的灯光打在他脸上,驱散浓稠的黑暗。他在床上呆坐了几秒,起身下床,撑着墙壁走到少年的房间。被子是凉的,平日喜欢窝在上面的小团子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躺倒在少年曾经睡着的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深吸一口气。上面残留着少年未散的气息。这是少年走的第二天。

打开抽屉,是一袋开了的,只剩下一半的草莓糖。这是少年留下的,吃了一半的。他拿出一颗放进嘴里,甜腻的味道在口中打转,他不禁蹙了蹙眉。这是少年最爱的味道。

教师洋x高中生灵

少年的桌上放着一本橘黄色的笔记本,他看不清笔记本的封面上画着什么。

他走过去,窗帘被一阵裹挟着桂花香气的八月的风给掀开了,也掀开了少年的笔记本。笔记本的内页里有一个写上了,又被一杠杠胡乱划掉的名字,仔细端详依稀可以辨认出三个字——“李振洋”。

朱白校园三十题

1.同桌关系

2.勒索与解围

3.热情活泼的语文课代表和安静乖巧的体育课代表

4.上课时的喋喋不休

5.掰手腕故意放水

6.课后补习

7.帮忙递情书

8.同饮一瓶水

9.揽肩走

10.故意调戏

11.一起打篮球

12.空调坏了

13.低于常人的体温

14.白被老师留下来训话,朱等白

15.一起放学回家

16.自行车后座

17.秘密基地

18.看星星

19.酒吧与酒精过敏

20.聚会帮挡酒

21.高三分班

22.敲窗子

23.最后一百天

24.一起打游戏

25.校庆合唱

26.高考前打架

27.高考前一天表白

28.海边度假

29.潜水

30.双人间

●非完全原创,有参考现实及采访等真人相关

我回来了。

啊啊啊啊啊核桃回来了quq

皮皮糖它还在害人:

我们的核桃回来了!!!大家快来一扣一波666加关注!!!


言以性真:



这件事情闹得真的有点大,说老实话,我现在心里面特别不好受,你们那不要去找那个人的麻烦了,他根本就不是让我退圈的理由,我觉得他的道歉,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多大的意义,因为我不是因为他而退圈,那个让我退圈的,她已经删号了,大家也不要去追究了。
有时间跟他们撕逼,还不如来陪我聊聊天


仿佛要将漫天星辰揉碎了,尽数融进那人的眸里。

我们

我希望我们可以一起在内蒙古的草原上驰骋,有茂茂草丰,有牛羊成群。白天唱一支悠扬的牧歌,晚上对着月亮长嚎。一起靠在草地上,抬眼是璀璨星河,身旁是你。

我们会躺在草地上拥吻,就像奥利弗与埃利奥在古墙上的那个吻,激烈而缠绵。你会捞起我的衣服,双手摩挲我的腰肢,而我会用用腿蹭蹭你的胯下,但我们不会做。

我们相拥而眠。

第二天你会参加在这个节日里才会举行的射击大赛,奖品是一壶烈酒,一壶独属于这片草原的烈酒。

在上场前,你会对我说,“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用笃定的语气,像蒋丞那样。

“这算是求婚吗?”我问。

“或许吧。”你答。

在你上场的时候,我偷偷跑去卖酒的商店,买了一壶同样的酒,像顾飞那样。当然,我并不担心你赢不到这壶酒。

我没有看到你拉弓的样子,但是,我想那一定很帅。

果然,你把酒赢了回来。

看到我手里拎着的酒壶,你笑了笑,问我:“这算是嫁妆吗?”

“或许吧。”我答。

“现在喝?”你提议。

“好。”我同意。

我们的手臂交缠在一起,不需言语,这是我们之间特有的默契。另一只手打开自己的酒壶,然后豪饮一大
口,不在乎酒是否滑落到衣间,滴溅于地面。

我想我有点醉了,我想象我们在万神殿附近的鹿角咖啡馆点上一大杯咖啡,而后辗转至附近的一家酒吧。因为那儿有罗马最棒的啤酒。你想要一杯马提尼,美国的马提尼。你问我想要什么酒,我说,随意。

“麻烦来两杯马提尼。”你对应侍生说。

我们听着对桌唱起的意大利小歌谣,啜饮自己手中的马提尼。这场狂欢将进行至深夜。

之后我又喝了一杯威士忌和半杯的杜松子酒,我醉得很厉害,须在你的搀扶下行走。但我不会吐,更不会在帕斯奎诺雕像前吐。